lol冠军勋章令,勋章背后是什么

英雄联盟 80

lol冠军勋章令,勋章背后是什么?

一枚枚沉甸甸的勋章,烙印烽火岁月。勋章的正面,是勇气,是荣耀。那勋章的背面呢?

正值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南方日报、南方+专访三位老兵——抗日战争时期入伍的叶新、解放战争时期入伍的李枢、新中国成立后加入空军的赵李成,聆听他们讲述风云激荡的峥嵘岁月。

lol冠军勋章令,勋章背后是什么

勋章的背面,不仅镌刻着年份和战役名称,其实还有……

穿上军装,戴上荣誉勋章,93岁的叶新挺直微驼的后背,面向老照片,缓缓举起右手,行了一个庄严的军礼。

1938年10月,日军从大亚湾登陆,惠州、广州等地相继沦陷。此后,华南百姓饱受日军铁蹄蹂躏之痛。中共中央电示广东省委和八路军驻香港办事处,在东江日占区后方开拓游击区。1941年,15岁的叶新在家乡惠阳淡水圩参加革命,后被编入广东人民抗日游击总队(东江纵队的前身)“小鬼班”。

白天,叶新装扮成放牛娃、卖香烟或卖水果的小贩,执行敌情侦察、传递情报、掩护部队撤退等特殊任务。晚上,他与日军进行游击战,骚扰敌人。几年后,他成为东江纵队第二支队短枪队队长,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抗日战争时期,叶新经历的不少战斗都发生在广九铁路等交通线附近。“我们攻击伪护路队、车站伪警大队,破坏铁路交通线,多次袭击抢修铁路的日军,打击了敌人的气焰,激发了部队杀敌立功的战斗热情。”叶老表示,在东江纵队的不断打击下,日军打通广九铁路的企图落败。

在戎马生涯中,叶新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也数次荣获战斗英雄和指战英雄称号。“没有仗打才害怕呢!上了战场后,一心就只想多打胜仗。”说着,老人撩起衣襟,前胸后背一道凸起的条形伤疤格外显眼。

1949年,在韶关翁源一次战斗中,叶新被敌人重机枪射中,倒在血泊中。“子弹从前胸射入,在后背炸开,炸出了一个碗口大的洞,血流不止。倒地时,我的手腕也受伤脱臼,伤口很深。”

危急时刻,护理兵冒死把他背下战场。之后,叶新被紧急送往广州的医院救治,断裂的两根肋骨被摘除,肺也切除了一部分,卧床数月才康复归队。

回忆过往,最让老人难以释怀的还是牺牲的战友。“在我眼前中枪倒下的排长就有两名,战士更多,有些人是隐姓埋名出来闹革命的,死后甚至没有留下名字。”叶新表示,无论战斗如何残酷,战友们也绝不后退一步,“从当兵那天起,我们就没退路了,为了乡亲们以后过上好日子,只能走进枪林弹雨”。

从韶关市仁化县供销社离休后,老人生活一直很简朴,一年四季最爱穿的是一身老式绿军装。“如果祖国需要,我还可以子弹上膛!”多年前,他还一直在发挥余热,不仅为仁化县开展德育工作出谋献策,还亲自走进课堂为中小学生上德育课,并多次在革命烈士纪念碑前讲授革命传统教育课。

在长女叶小燕看来,父亲时刻不忘老兵身份,并为此深感自豪。“参军时,爸爸最大的心愿是赶走鬼子,能过上今天的好日子,他很知足。”叶小燕笑言,社会各界弘扬拥军优属的好传统,老兵得到了很多温暖与关注,让父亲感到非常贴心。

“抗战的时候,没得吃,常常整夜急行军,条件很艰苦,那时想不到祖国今天的盛景。”聊起对年轻一辈的期望,如今已是五代同堂的叶新说:“希望下一代人能多了解革命故事,发扬好爱党爱国、不怕牺牲的革命精神,成为优秀的人,为国为民多做好事。”

“静静地大家摸埋去,地雷一响敌人失晒魂,同志大叫缴枪唔驶死(“唔驶死”意为不用死),天罗地网包住佢……”

回忆起70年前扛炸药包的战斗往事,九旬老人李枢难掩热血。在位于广州市海珠区的家中,他用一曲粤语游击队歌《解放宅梧》,道出那个硝烟弥漫的烽火岁月。

李枢的家乡在佛山市高明区合水镇。1948年1月,18岁的他跟随同村族叔走上革命道路。“那晚凌晨一时,我们三个年轻人在村旁河堤会合,之后走了一天一夜,在高明的大山中找到了部队。”他回忆道。

老人坦言,参军是经过长期思想斗争后才决定的。“十来岁时,受游击队抗日救亡宣传活动的影响,我早就对中国共产党心生向往。十六七岁时,母亲、父亲相继去世,我没了牵挂,从此把部队当家。”

在李枢入伍2个月后,粤中区新高鹤总队在新兴县水台良田村成立。第二天,游击队攻打新兴县布午村伪自卫队,这是李枢经历的首次战斗。作为新兵,他负责警戒。“战斗在夜里打响,我手握步枪,兜里有3发子弹,见到战友机枪射击时枪口冒出的火花,心里有些紧张。”战斗结束后,他们缴获一挺崭新的机枪。

在高明鹤山交界处发生的茶山突围战,令李枢印象深刻。那次,新高鹤总队近百名战士被八倍于己的伪保安团包围。在向山下突围过程中,李枢与战友们端起枪冲向敌人。

“我们有个班冲到二三十米处距离与敌人激战,老班长和2名战士中枪倒地。”说到这里,李枢潸然泪下。经过一天殊死战斗,游击队突出重围,还缴获敌人六零迫击炮一门、轻机枪一挺。

“狭路相逢勇者胜”是老人一生恪守的信条。在1949年2月解放鹤山宅梧镇的战斗中,眼见伪联防队窝在碉堡中负隅顽抗,他和3名战友在夜幕中带着装有15斤炸药的土地雷,舍命摸到碉堡墙脚下。“导火索吱吱冒着火花燃烧着,瞬间火光一闪,轰隆一声,石块四溅。”当天,碉楼内的敌人投降了。自此,宅梧镇和周边地区的根据地连成一片。

解放战争后期,李枢转入粤中纵队后方工作,负责枪械修理和管理工作。之后,他辗转江门、湛江、中山、珠海、湖南长沙和广西桂林等地工作。1979年3月,他调入原广州军区后勤部第197医院任副政委。离休后,他在广州市海珠区军休一所担任党总支委员、第二党支部书记。

“为何您打仗时不惧生死?”李枢凝视着记者,说:“从决心入伍那一刻起,我就不考虑生死了,一日不解放,我们一日有家不能回。”退休后,老人曾召集战友故地重游。他还当起义务“红色讲解员”,对于来访后生提出的每一个问题,他一一耐心解答。

“儿时,我亲眼见到日本侵略者在家乡又杀又抢,国家因落后备受屈辱。我种地主家的地,贷地主家的粮食,每年收入刨去地租、高利贷所剩无几,一年到头也吃不上几口饱饭。”老人说,新中国成立70年来的发展,他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现在的生活,比我们年轻时,不知强了多少倍!”

见证新中国的巨变,老人心里很是欣慰和感激。“国家的变化是翻天覆地的,我们从无到有,从饥寒到温饱再到小康,这种进步我在过去想都不敢想。”

翻着电脑里一张张老照片,赵李成一生的飞行时光又再次浮现眼前。

1968年6月,刚刚入伍3个月的赵李成收到了空军招飞的消息。彼时,这个从河北农村到北京当兵的18岁少年,对于飞行还一无所知。

飞行员的选拔条件尤其严格。赵李成清楚地记得,当时光是体检就进行了几轮,一次和他同天体检的1000多人里,只有十余人合格。“中间还有个小插曲,体检时说我鼻中隔有点问题,差点就过不了了,后来医生又叫我回去,做了个小手术才行。”赵李成笑言。

收到录取通知的那天,赵李成正在准备当年国庆阅兵的训练场上。“战友们都很激动,主要是为我骄傲。”当年9月,他收拾好行装踏上了前往空军第二航空学校的路途,飞行生涯就此开启。

“这是1971年我在航校时。”戴着军帽、穿着飞行夹克,照片里的赵李成十分挺拔帅气。赵李成说,在航校学习5年后,自己被分到了空军轰炸航空兵某师,一干就是24年。

在这期间,他参与了无数飞行任务。其中,让赵李成印象最为深刻的,是1979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

“我们的策略主要是压制,只要越南不起飞,我们也不过线。”当时,收到作战任务的赵李成,和战友在驻地时刻待命。

于他而言,这是一段难熬的时光。“轰炸机在那个年代就是挨打的,打不上你,你轰炸完返航就没事了,打上你那你就没招。”

回忆起上战场的心情,赵李成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但当时主要还是想着,飞机负伤了怎么办,飞机解体了逃不了生怎么办,那就宁可牺牲自己也不当俘虏。”

数十年的飞行时光匆匆走过,把“天空视作第二故乡”的赵李成,从一名普通飞行员晋升为了空军特级飞行员,这是军事飞行人员中的最高级别。直到2000年,50岁的赵李成达到飞行员最高飞行年限,离开了飞行一线。

一次二等功、四次三等功……在赵李成家中一个旧盒子里,保存着他军旅生涯中的所有荣誉。“祖国培养了我,离开的时候虽然很不舍,但更多是庆幸自己顺利结束了飞行生涯。”赵李成说。

出于对蓝天的热爱,赵李成如今还在广东省航空联谊会担任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向外界普及航空知识。为了一解思念之情,前年,他和战友们还专门回到老部队看了看,“虽然战机的外部机体没变,但里面设备都变了,先进多了,让我们这些老飞行员都很羡慕。”

还有几个月就满70岁的赵李成说,自己和新中国几乎是共同成长,一路见证了祖国的发展强大。“可以说,我们这代人,苦也吃过,幸福也享受了,看到国家如今建设的这么好,我们真的很珍惜。”

曾经,他们风华正茂;今天,他们华发苍颜。

日月如梭,荣光不老。

战争年代,他们舍命保家卫国,

和平年代,他们默默坚守初心,

才有了如今美好的生活。

那些祖国最可爱的人,值得我们尊敬和铭记。

【监制】罗彦军 曾强

【统筹】李强 杨小妍 张由琼 王良珏

【策划】唐嘉欣

【记者】龚春辉 曹嫒嫒

【摄像】姚志豪 郑一见

【剪辑】莫丽婷

【海报】丁薇薇

【校对】罗文峰

特朗普称美国感染全球最高是荣誉勋章?

特朗普这个美国的总统,什么时候什么情境下都能制造出话题,把全球的目光集中到自己的身上。他似乎很是享受这样的“礼遇”,从来是“毁言不倦”,从来没有不好意思的时候。这不,5月19日,特朗普又在白宫大放厥词了。

5月19日,内阁会议之后,有记者问他:“怎么看美国目前新冠病毒感染病例数全球最高?”,特朗普答:“美国新冠病毒感染病例数全球最高,那是因为美国开展了最大数量的病毒检测。我不把这看成坏事,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是好事,说明美国检测得更好。如果我们只进行100万次检测,而不是1400万次检测,我们的病例数会少很多。所以我认为这是一种荣誉勋章。真的,这是荣誉勋章。”

这样荒谬的话,作为一个国家的元首也能说得出来,舆论大哗,立即引起美国国内民众的愤怒,也让世界各国感到不满。

美国民众的不满是正常的,哪有一个正常的人会把灾难当作好事的呢?这人要不是神经错乱,就是变态,不然这样的话说不出来。或许他认为新冠病毒的来袭,让美国年轻化了,这有利于美国更好的发展。但是,即便死的都是老年人,难道他们没有亲人吗?自己亲人的离去会不悲伤吗?而现实却是还有很多人是壮年逝去啊,这又怎么解释呢?它的“好”有体现在何处呢?

而更让人看不明白的是,特朗普竟然把美国进行了1400万次的检测当作了自己的政绩来炫耀,还说应该授予荣誉勋章。这是怎样荒唐的逻辑,让人看得一头雾水。细细梳理一下,特朗普发言的思维,我们发现还是有一些逻辑的。

检测了1400万,那可不是比100万多14倍吗?这怎么就不能是功绩呢?我们现在的疫情严重,是因为我们做了这么多检测啊!我们要是真的想“数据漂亮”,那就只检测100万好了!诸位看看,我们美国是不是做的很不错呢?“公开、透明、公正”,有这三点,美国获得一个荣誉勋章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吧。

可是,恰恰是没有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要知道,美国的人口是3.3亿,而现在检测的是1400万次。假使每一个人只检查一次,那也还有3.26亿人没有机会得到核酸检测——这是怎样一个庞大的群体。而现在美国的确诊病例已经突破157万,死亡达到了9.3万。这是怎样恐怖的一个数字,简直就是耻辱!

实际上,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检测,而有些人是每天都能得到检测。白宫出现了新冠病毒确证病例之后,在白宫上班的工作人员,特朗普不就要求他们每天检测吗?还有那些达官权贵和富豪们呢?因此,实际上,能得到核酸检测的人还更少。特朗普说出这样的话,不就是自曝家丑吗?你说,美国国内的民众能不愤怒吗?

1400万次的检测本身就是一个极大的讽刺,可是特朗普却拿来炫耀,还说应该颁发勋章。其实,从根本上而言,就是他只关心自己的竞选连任,而完全无视百姓的死活造成的。一个国家,有这样的一个元首,不让人感到悲哀吗?

而其他国家为什么会感到不满呢?他的言外之意也是非常明确的,那就是美国尽管只是做了1400万次的检测,而这个监测比例在世界上都是最高的——这恐怕也是他急着要向自己发荣誉勋章的原因。确实,世界上没有哪一个国家的新冠病毒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能够超越美国,这个第一他是拿定了。但是,特朗普想要借机向世界上其他国家泼脏水,谁会无故被人抹黑呢?

特朗普这样说,到底是出于什么一个动机呢?第一个原因,自然是为他的竞选连任造势。要想赢得总统大选,就必须要拿出过硬的政绩来。疫情发生以来,正是因为特朗普的不作为,才导致疫情的泛滥。可是,这个话显然是不能说的,那么就只能换一个角度来说。国外的数字,老百姓不清楚,那就拿它说事吧。可是,这还没有一说,就捅了娄子,老百姓不卖账不说,各国也不满了。

其实,这和他此前阻挠美国国内的公益组织和个人为疫情出钱出力的目的是一致的。正是因为他的阻挠,今年各州地方选举并没有能顺利进行。

第二个原因是挑战世卫组织。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的决议案中,呼吁会员国防止歧视、污名化作法,打击错误、虚假信息,在研发诊断工具、诊疗方法、药物及疫苗、病毒动物源头等领域加强合作,并适时对世卫组织应对疫情工作进行评估。这在美国是不可接受的,因为它从来是老子天下第一,现在却需要向世界卫生组织低头,怎么行?特朗普不干了,就威胁要暂停向世卫组织提供资金,并称如果世卫组织无法表明自己不受中国影响,美国有可能永久退出该组织。又是一个退群的威胁,为什么呢?自己的地位受到挑战,尊严没有得到满足。我们美国现在在抗疫上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世卫组织是不是应该给我发一个荣誉勋章呢?

特朗普这样的总统在位一天,就会祸害人一天。我想没有谁不想着他早一天下台吧。面对着他这样作死的节奏,那些正在新冠病毒疫情中挣扎的美国老百姓恐怕每天都在心里祈祷着他早一天离开吧!哎,遇到这样一位精神错乱的总统,真的是一个悲剧啊!

我是蝴蝶花雨。对于这件事,亲爱的读者,你是怎么看的呢?欢迎在下方留言、评论。

剑侠世界3头衔攻略?

想要晋升头衔需要满足这几个条件:

所需战斗力达到指定的标准

关卡的总星级需要达到指定的个数

收集的英雄令需要达到指定的个数

不过在前期晋升并不需要英雄令,但是以后需要,所以大家该参加的活动也不要放过了

原子弹之父钱三强的一双子女后来怎么样了?

中国“原子弹之父”—— 钱三强 ,1999年被追封为“两弹一星元勋”,与钱学森、钱伟长并称为“三钱”。后来他的子女怎么样了?墙头粉为大家揭开这神秘面纱。

"原子弹之父"钱三强 成绩与资料。

钱三强(1913年10月16日-1992年6月28日),原名钱秉穹,男,浙江湖州人,中国原子核物理学家,中国原子能事业的主要奠基人和组织领导者之一,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两弹一星”工程中作出了重大贡献,1999年被追封为“两弹一星元勋”。

"原子弹之父"钱三强

留学

从清华大学毕业后,钱三强在短期担任北平研究院物理研究所严济慈所长的助理后,1937年留学法国,在法国巴黎大学居里实验室和法兰西学院原子核化学实验室从事原子核物理研究工作,获博士学位,师从诺贝尔奖获得者伊雷娜·约里奥-居里及其丈夫弗雷德里克·约里奥-居里。

自此期间,在研究铀核三裂变中取得了突破性成果。1946年获法国科学院亨利·德巴微(Henri de Parville)物理学奖金。

法国留学

回国

1948年,钱三强回国任教,他响应国家发展原子弹的号召,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原子能事业的开创。培养了一大批从事原子核研究的人才,对我国原子能科学事业的创立和组织“两弹”研制作出了突出贡献。

他先后担任了中国科学院近代物理研究所(后改名原子能研究所)的副所长、所长,计划局局长,二机部副部长、中国科学院副院长。

晚年的钱三强,担任了浙江大学校长、中国科协副主席、中国物理学会理事长、中国核学会名誉理事长等职务。

纪念英雄

1992年6月28日逝世。1999年,他被追授了由515克纯金铸成的“两弹一星功勋奖章”,以表彰其贡献。钱三强和钱学森、钱伟长并称为中国科技界的“三钱”。

钱三强 与 核物理学家的妻子何泽慧育有两女一男,钱祖玄、钱民协、钱思进,子女后来怎么样了?钱三强 与 核物理学家的妻子何泽慧

长女——钱祖玄

1947年,钱祖玄生于法国,出生不久以后,钱祖玄就在父母的带领下回到了中国大地,身为长女的钱祖玄,在1972年的时候也是进入了清华大学,后来在法国取得了博士学位,在马赛粒子物理研究所工作,多次往返于中法之间,参与各项合作。

全家福

次女——钱民协

1949年出生,

197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化学系;

1981年在北京大学获得理学硕士学位;

1990年在中国科学院化学所获得理学博士学位;

1989年~1990年在德国柏林自由大学化学系晶体研究所,作为洪堡学者;

1991年~1993年作为博士后在法国马赛国家科研中心生物大分子晶体实验室;

1993年~1994年6月作为博士后在法国格勒诺布尔生物结构研究所蛋白质晶体实验室;

1996年7月~11月、1997年8月~11月、1999年9月~12月、2000年4月~7月在法国马赛国家科研中心生物分子结构与功能实验室合作研究。

钱民协 是 结构化学,蛋白质晶体学,博士,北京大学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教授。

钱民协

小儿子——钱思进

1972年,他被推荐到清华大学化工系学习。1978年,被录取为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研究生。

1980年8月钱思进被录取为赴美研究生。 终于在1985年5月通过了论文答辩,获得了物理学博士学位。

1987年起开始在欧洲核子研究中心工作,1994年起参与了大型强子对撞机上的实验研究。

2003年,已离开祖国23年的钱思进选择了回国,他入职北京大学物理学院。继续从事高能物理研究。

钱思进

致敬——国之栋梁

在祖国需要的时候,钱三强毅然带着孩子妻子返回了祖国,虽然他的三名子女,并不是都在国内工作,但也都是在做着为中华之崛起而努力的工作。

何泽慧 教导子女

感恩英雄一家的付出,钱三强的子女都能够成才,这与钱三强与妻子何泽慧对子女的教导是脱不开关系,钱三强不仅在学业方面做了子女们的榜样,更在做人方面为子女做榜样,正是因为钱三强的影响,子女三人才能够在成才之后,继续归国报国恩。

cf赛事通行证值得买吗?

cf赛事通行证值得买!

玩家需要通过购买cf赛事通行证来开启高级纪念徽章版块,可以获得不同数额的徽章令,到了1000级可以在四款永久首发的皮肤中任选其一领取。

版权声明 本文地址:https://www.sdsyysh.com/cfpaiweihao-9463.html
1.文章若无特殊说明,均属本站原创,若转载文章请于作者联系。
2.本站除部分作品系原创外,其余均来自网络或其它渠道,本站保留其原作者的著作权!如有侵权,请与站长联系!
扫码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