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排位号】游戏玩的好也能当兵?我军新武器“打炮”就像在打游戏一样!_CF排位号_CF排位号小号批发_CF黑号购买平台

【CF排位号】游戏玩的好也能当兵?我军新武器“打炮”就像在打游戏一样!

admin|
573

在先前的文章中,小兵兵向大家介绍过中国的埋头弹火炮,只不过咱当时只谈了火炮和弹药,其实这型武器还有一个非常突出的亮点,那就是较高的数字化、信息化水平。

CS/AA5为无人炮塔设计,车长和炮长席都在车体内,他们不需要传统的光学观瞄和周视装置提供车外视野,操作系统的成像、控制、传感全部数字化。

▲ CS/AA5的控制面板

如果我们只看车内的作业环境,是很难与外形刚硬的装甲战斗车辆联系起来的,而控制这套火炮的设备和操作方法,也更像是在电脑前玩电子游戏。

▲ 车长:“Rush B!”

其实这种违和的画面感在许多装备上都能看到,因为它们的操作模式真的越来越像玩游戏了。

比如近几年声名远扬的“攻击-1”和“翼龙”无人机,操作起来和我们用模拟设备玩《微软模拟飞行》如出一辙,只要坐在控制面板前,就能搞定各项飞行控制。

▲ 翼龙无人机的操作间,必要时可车载机动

再看看美军搞了很多年的激光武器,它的控制设备不是键入与滚球组合的半数字化面板,而是与游戏手柄非常相似的控制器。

▲ 美国海军研究部长马修·克鲁德

试用定向能源激光武器系统

注意他手上的手柄

更有甚者,直接将现成的民用游戏外设集成到操作系统中,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当数美国弗吉尼亚级攻击核潜艇,其舰员要使用Xbox 360主机的手柄控制电子潜望镜。

弗吉尼亚级标配的控制器和成像面板极为昂贵,一套设备就要价3.8万刀,而一支Xbox手柄的批发价仅为30美元,坏了都不用修,直接把线拽了换一支新的即可。

手柄的优势还体现在人员培训上,因为它几乎没有任何学习成本,玩过Xbox游戏机的人都能轻松无难度上手,唯一需要记忆的也无非是操作系统的键位映射,而这些东西只要稍加操作就能熟练掌握。

▲ 所以,这是一款被游戏耽误的

核潜艇操控装置!【#滑稽】

有意思的是,Xbox的宿敌——索尼PlayStation游戏机的手柄同样拥有民转军的潜力。叙利亚内战中,它被用于“装甲车辆”的驾驶操作。

▲ 胖兵判断这支手柄并非索尼原厂

只是抄袭了PS的设计

胖兵觉得,既然要开车还玩什么手柄,上模拟方向盘岂不更爽?你看我兔,使用罗技G27游戏方向盘远程驾驶无人版59改,就问你这法子够不够接地气!

▲ 傻了吧?爷还能无人驾驶!

遥想二战时候,驾驶坦克是一件多费劲的事,T-34坦克的驾驶员还得自备一把锤子才能挂挡。诶,时代到底是变了。

其实军用装备直接使用现成的游戏外设并不奇怪,因为许多操作方法的确与电子游戏的交互方式很相似,计算机负责处理信息,图像和声音通过屏幕与音响传递给人,而人又用控制器实现决策控制。

这不就和我们玩游戏的形式基本一样吗?

另一方面,游戏控制器本身的设计目标,就是集成控制和效果模拟,最经典的手柄式控制器发展至今,已经可以精巧容纳十几个不同的功能按键和两个方向摇杆。

除了单向控制,游戏手柄也能通过不同位置和频率的震动实现操作反馈。比如Xbox one手柄位于右扳机键附近的振动器,它会在弹匣更换完成时发出短暂而急促的震动,提醒玩家武器上膛。

▲ Xbox Elite Series 2手柄,小兵兵的最爱

这种信息传递要比视觉更加确定和迅速,毕竟我们人类的目力只能同时聚焦一处,无法同时处理多个视觉信息,而触觉反馈可以绕过这个队列,把系统提示直接发送给大脑。

如果将振动器模拟武器开火、受到攻击、环境异动等不同事件的能力应用于军事领域,相当于人体通过触觉与传感器连接,直接接收诸如导弹锁定警告等系统消息。

▲ 以色列IAI公司推出的CARMEL装甲改装套件

也使用Xbox 360手柄控制

如此就产生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武器操控越来越像玩游戏,而游戏的拟真程度也越来越高,快速发展的数字技术使两个完全不相干的领域以一种奇妙的方式产生了联系。

那我们是不是可以认为,擅长各种硬核模拟游戏的深度玩家,能更好的胜任一些军内职务,或直接上战场呢?

胖兵知道许多朋友都有类似想法,也能列举很多支持或反对的例证,但无论我们怎样开动自己聪明的小脑瓜去分析和论证,都无法改变既定的答案——不能。

2007年,英国《星期日镜报》报道过英国陆军一项针对17岁以下青少年的招募计划,旨在为“阿帕奇”武装直升机挑选一批拥有“潜在天赋”的飞行员。

英媒称,英国陆航兵对这些青少年在电子游戏领域的另类造诣很感兴趣,他们的手眼协调和心算能力似乎强于同龄人,可能有助于飞行。有传闻称,英军在PlayStation、Xbox游戏机上设计了专门的模拟软件,以测试应征者是否符合军方要求。

游戏玩的好就能开飞机?不会真有人信吧?

这个荒唐透顶的计划自然没有招到飞行员,还被民众指责让年轻人承担如此危险的工作是软弱无能的表现,最终在一片质疑声中草草收场。

当然,这个所谓的“游戏天才开飞机”,不过是英国陆军为了表达对政府持续削减经费的不满而故意制造的一出闹剧,将游戏天赋作为挑选飞行员的考量条件,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伪命题。

▲ 民间一些飞行爱好者用模拟装置玩飞行游戏

但和真实的飞行相差甚远

我们知道,各国选拔飞行员的标准和程序都非常严苛,身体和文化素质缺一不可。别人家咱不清楚,我兔招飞可是一本线起步,军校挑完了才轮到清北复交。

开飞机不光要求你视力好,还要系统学习空气动力学、气象学、飞行控制等课程,而掌握这些必备技能的基础条件,则是过硬的数学能力,这也是为什么飞行员基本上都是理科生。

游戏少年?别搞笑了,只有一点无关紧要的天赋(如果玩游戏也算一种天赋)而没有知识,不仅开不了飞机,连步兵都不一定能干好。

2012年,著名的游戏媒体IGN采访了两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员,尼克·雷奎斯托和安东尼·安德拉达,他们参加过伊拉克战争,也是《使命召唤》和《战地》系列游戏的忠实玩家。

▲ 你是四等人吧?要知耻啊!

IGN的编辑问了一个很傻很天真的问题:How realistic are modern FPS games?——现代FPS游戏有多真实?这俩大兵的回答非常简单:完全是两码事。

在他们看来,游戏的场景和特效已经非常逼真,但那也只是表现画面的电脑技术而已,根本无法和亲自参军、参战相提并论。

在实战中,士兵绝不可能像游戏里那样携带数百发子弹和各种五花八门的装备。马润步枪手出一次任务最多带6个备用弹匣,所有人都知道务必要节省弹药,而且只会使用他们最为熟悉的制式武器,更不可能随便捡起一把枪就地使用。

扣几下扳机就能head shot & penta kill?别傻了,有时为了击毙哪怕一名敌人,整个火力小组也要交替掩护、抢占地形,任何行动都要保持协同作战,单枪匹马carry全场也只是电子游戏让你爽的一种方式。

别说和旗鼓相当的对手过招,即便是装备最烂、战术素养最差的武装分子也会在实战中积累经验,不断学习和提升自己的战术水平,没有人会像游戏中的AI那样,傻不啦叽穿过开阔地自己撞到枪口上来。

安东尼认为,拟真度再高的游戏也无法让人切身体会到复杂的情绪变化,玩家在游戏时觉得兴奋,无非是画面和音效产生的视听冲击而已。

玩家自以为通过游戏看到了战争的样貌,但这是不可能的,他们永远无法在游戏里体验到执行任务期间的不安、长时间警戒巡逻后的疲惫、回到营地时那种因为生还而如释重负的兴奋。

雷奎斯托告诉媒体,真实的战场经验并不会让士兵在玩游戏时更出色,玩过几款战争模拟游戏,也不能让普通人具备军人的基本素质,充其量多认识一些武器,有助于快速理解各种装备的用途和类型。

大家别忘了,我们是活在现实世界中的人,虚拟的游戏世界再精彩,也不过是紧张工作后的调剂,而战争却是无比真实和严肃的,不容半点儿戏。

老话说得好,只有从未经历战争的人才会渴望战争,生活在游戏产业迅猛发展的时代,我们得以借助科技的力量在虚拟世界中体验武器装备的独特魅力而不用担心丢掉小命,这难道不是一件比亲历战火好一百倍的幸事吗?